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基金

有的人怕孤单喜欢到热闹的城市

2020-01-21

有的人怕孤单喜欢到热闹的城市,有的人天生孤寂喜欢独处下乡。热闹有热闹的世俗,孤寂也有自己的骄傲。也有那么一批人为了乡村的留守儿童选择去支教,他们是伟大的,深处荒凉之地心中却有着一团浇不灭的火。可能这一去就是一辈子,到了那时我们为了自己的选择也不重要了。

01

陈文胜坐在床边,昏黄的台灯照在泛黄的照片上,年过半百的他,明显感觉视力严重下降,看什么东西都模模糊糊。尤其到了晚上,看会书都觉得伤神,更别说在泛黄的毕业照上看他的学生。

照片是有些旧了,这还是他带的第一批学生,当年照个毕业照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,所以这张照片对他来说,承载的东西有很多。

陈文胜是乌河镇刘家铺子小学的一名普通教师,他仿佛像教师队伍中最不起眼的一粒尘土,从不张扬,从不诉苦,默默待在刘家铺子几十载。

其实,还算知足,没有了热闹,乡村的宁静算得上一种奢侈;没有了攀比,乡村的朴实算得上一种高尚。

他揉了揉眼睛。

还是在这张泛黄的照片上找到了那个臭丫头:刘兰蓉。想想这小丫头该成大姑娘了吧?哦,不对,应该早成家了吧。前两天,听她娘说都生娃了。嗯,不错,想想当初陈文胜见到这小丫头片子的时候,他就觉得这孩子会有出息的。

哎哟,左边这个胖乎乎的臭小子李大场,是当年那批学生出了名的调皮蛋。哈哈,真是没少挨陈文胜的批评。

想想,那时候,李大场还把虫子放在女同学的铅笔盒里,这小子,把人家女同学那个好吓。记得当时气得陈文胜在办公室踢了李大场好几脚。

那是陈文胜第一次打学生,当时,李大场哭得好伤心。

可是,谁又知道,晚上在宿舍里,陈文胜也流下了眼泪。

陈文胜觉得作为一名人民教师,第一次做班主任,太失败了。

大场,你可别记恨老师啊。

老师,当年都是为了你好。

哎,还是第一排这个小个子的男孩乖。那是陈文胜当年第一批学生里最有出息的,回回考试拿镇里的第一名。每次考完试,陈文胜都说不出的自豪,别的老师羡慕死了。他叫刘子涛。

但是,陈文胜摸着刘子涛,眼睛里却闪着泪花。

子涛啊,前两天听你妈来跟我叨叨,说你离婚了?你知道吗?你是老师最自豪的学生,可是你的性子太细腻了,不像别的男孩子那样洒脱,做什么事情都爱钻牛角尖,这样不行啊。

你现在还好吗?老师真的很担心你啊。

02

陈文胜是个人才,当年资源放弃城市大学校的就业机会,主动申请支援农村教育事业,投身刘家铺子,一待就是二十多年。

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,说他傻,放着好好的城市日子不过,非要到这个小山村来受苦。可是,陈文胜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,支援农村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。

他还是第一个大学生老师呢。

当年,他第一次踏进教室上课的时候,那场面都把他吓了一跳。

屋内,学生们好奇地看着他;屋外,乡亲们扛着锄头,叽叽喳喳地议论着,也向讲台上看着他。

他顿时紧张得不行。

带他的老教师曾跟他说,第一次讲课多少会有些紧张,可他没想到这么紧张。他平吸一口气,看着讲台下一双双稚嫩的小眼睛,又看了看窗外一双双老气横秋的大眼睛。

珍重地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大字。

我的祖国。

他说,这是老师来到刘家铺子小学的第一堂课,也是人生中的第一堂课。我们今天不学课本上的知识,老师想跟你说说这个话题。

他回身指了指黑板,大声读到:我的祖国。

他平复了一下心情,接着说。

我们的祖国,名字叫中国。有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,而我们刘家铺子只是她广袤土地上的一隅。

我们要爱我们的祖国,因为我们的祖国给了我们自豪,给了我们自信,给了属于我们的自由。

同学们,你们的世界不仅仅在这片土地上,将来,你们要走出这座小山村,走向中国,走向世界,走向你们美好的未来。

……

一番慷慨陈词之后,台下鸦雀无声,屋外刚才的喧嚣也顿时死寂。

他慌了,他觉得是不是自己讲得不对,还是他们没听明白。

没想到,过了几秒。

屋内,屋外,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就在那一刻,他爱上了这里,爱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山村,爱上了这里朴实的人们。

他记得之后城市里的大学同学问他为什么选择农村。

他当时很自豪地回答:因为我们这里的村民和孩子一样有大城市孩子般伟大的梦想。

03

想到这里,陈文胜会心地笑了笑。

他扶了扶眼镜,自言自语道:这帮孩子,真是没白疼,个个都有出息了。

陈文胜说得对,他教的这一批学生,后来有七个考上了大学,四个做了个体经营。有的在城市里落户了,有的还在城市里买房买车,娶了媳妇生了娃。

他的坚持得到了回报。

可惜啊,岁月不饶人。

还没到退休年龄的他,由于自己的身体原因,不得不申请提前退休了。

他没敢跟这批孩子们说,他怕自己绷不住。

可是,他们还是知道了。是啊,他们的根在这里,他们的家人还在这里,陈文胜退休,他们的家人怎么可能不告诉他们呢?

所以,从昨天开始,他的手机就想个不停。

刘兰蓉的,李大场的,吴敏的……都来了。

但是,他都没接,他怕在电话里流泪。

他想把作为老师的最后一点尊严留到最后。

洗洗睡吧,明天就是最后一节课了,得站好最后一班岗啊。

他小心翼翼地收好照片,关上台灯……

04

今天,天气真好。

看来陈文胜退休的这一天,老天爷也给面子,他太高兴了。

洗脸,备课,去向他站了二十几年的讲台吧。

老房门有些破,学校领导好几次都想给陈文胜维修一下了,可是他就是不肯,他非要要求把省下的钱用到学生身上,他真是个老固执。

再见了,老房门。

他拿着课本,拿着备课本,走出办公室。

再见了,我二十几年工作的办公桌。

他迈着沉重的步伐,走在去往教室的路上。

再见了,我数万次走过的路。

当他推开门的一瞬间,他惊呆了。

他的教室里,坐的是……

刘兰蓉,李大场,刘子涛……都笑着起立,掌声和欢呼声响彻整间教室。

陈文胜不是在做梦吧,昨天晚上看了照片,梦中不是都跟他们见面道别了吗,怎么今天……

他们都来了。

其实,陈文胜不知道,当得知老师要退休了,他的第一批学生都按捺不住了,连夜从全国各地往家里赶,他们想见老师一面。

最主要的是,他们想最后一次听听老师的课。

再看屋外,乡亲们也来了,学校老师,都来了。

这场景,和当年他第一堂课的情景何其相似!

他有些忍不住了,他绷着泪珠,连连点头,笑着看着他们。

可是,此刻,他已不再年轻,台下的他们,也不再稚嫩。

他在欢呼声中,走向讲台,顿了顿,面对学生。

好欣慰!

许久,掌声落。

他示意学生们坐下,他强忍着泪水,哽咽着问他们:孩子们,今天是老师的最后一堂课……

你们,想听老师讲讲什么啊?

没等一秒,台下齐声回答:我的祖国!

泪水模糊了陈文胜的双眼,而台下的学生,早已泪如雨下!

杭州中医妇科医院
梅州妇科医院
痛经的时候吃什么食物
标签
友情链接